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骊 姬
 

骊 姬


骊姬,春秋时骊戎之女。生年不详,卒于晋献公二十六年(前651年)。

晋献公五年(前672年)时,征伐骊戎,大获全胜,俘获了骊姬,带回晋国。献公十分宠爱骊姬,把她立为夫人。

后来,骊姬生了一个儿子,叫奚齐。从此,她就同优施设某,展开一系列活动,排挤晋献公另外的几个儿子,为奚齐争取继承晋国国君的地位。

晋献公诸子,知名者是太子申生,公子重耳(后为晋文公)、公子夷吾(后为晋惠公)。骊姬设法说服晋献公,把太子申生封在曲沃(今山西闻喜东北),把公子重耳封在蒲(今山西隰县西北),把公子夷吾封在屈(包括南北二屈,北屈在今山西吉县东北,南屈在其南),而把奚齐留在晋献公身边,为以后让奚齐取代太子申生的地位埋下伏笔。

可是骊姬并不急于动手。献公私下向她表示欲废太子,以奚齐代之的意思,骊姬还哭着说,“太子之立,诸侯皆已知之,而数将兵,百姓附之,奈何以贱妾之故废嫡立庶?君必行之,妾自杀也。”她在表面上只为太子申生说好话,背后却指使人到普献公面前给申生进谗言,遂渐离间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

骊姬觉得时机成熟以后,便迂回地采取行动。她假托献公梦见了申生故去的母亲,让申生赶快回曲沃的祖庙去祭祀。申生祭祀以后,把祭祀用过的酒肉礼品(胙)进奉给献公。献公当时在外游猎未归,骊姬就把酒肉留在宫中,在里边下了毒药。献公回来以后,厨师送上那些祭品,献公就要享用,骊姬当即拦住,说:“胙所从来远,宜试之。”把酒洒在地上,地面隆起一个大包;肉喂狗,狗死;让小臣饮酒,小臣死。骊姬顿时哭起来,边哭边说:“太子何忍也!其父而欲弑代之,况他人乎?且君老矣,且暮之人,曾不能待而欲弑之!”直接把罪名加在太子申生头上接着又对晋献公说:“太子所以然者,不过以妾及奚齐之故。妾愿子母辟(避)之他国,若早自杀,毋徒使母子为太子所鱼肉也。始君欲废之,妾犹恨之;至于今,妾殊自失于此。”经她这样一说,晋献公信以为真。在此情势下,申生不敢去自白,只好逃往外地。晋献公得知申生出奔,更是怒不可遏,将太子之傅杜原款处死。申生身被恶名,无法洗雪,自缢而死。

这时,公子重耳、公子夷吾正在绛都。骊姬在晋献公面前谗言,说他二人也知道太子的阴谋。两人听说后,急忙逃回自己的封地,促城自守。献公见二人不辞而别,以为他们果真参与太子申生的“阴谋”,不久就派兵去讨伐。重耳与夷吾先后逃亡到别的诸侯国。

这次事件的结果,是晋献公立奚齐为太子,骊姬的目的总算达到。但没过几年,晋献公病危,临终前托孤于荀息,嘱他立奚齐为晋君。可是晋献公一死,大夫里克随即发难,杀死骊姬和奚齐。骊姬费尽心机为儿子夺取的权势,为自己夺来的地位,霎时成为一枕黄粱。
 

(本文作者:赵瑞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