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观光 >> 华严寺

华严寺


华严寺,因属于佛教华严宗的庙宇而得名,分为上华严寺、下华严寺两处,相距不远,处于同一个大院落里。上华严寺分成前后两院。前院,有山门、廊庑、念佛堂、云水堂。后院有客室、禅堂和僧舍。院中房舍为关帝庙,现已成为接待室。这两个院内,结构匀称,布局合理,表现了辽代建筑的特色。

上华严寺大殿坐西面东,据说这与当年契丹族“信鬼拜日”的特殊习尚有关。因为上下华严寺建于辽代,而建立辽王朝的是游牧民族——契丹族。契丹族除相信鬼神外,还特别崇拜太阳,把太阳当作神,作为民族的图腾。在他们的眼里,草原是太阳给的,鲜花是太阳给的,牛羊是太阳给的,一切都与太阳有关。所以每天早晨都要朝拜太阳,一些宗教礼拜活动也必须朝着太阳,连自己住的帐篷和房屋、宫殿都朝东修建,门窗也朝东开着。修建寺庙自然也不敢违背了这一习俗,所以上下华严寺的庙门朝东开了近千年。

大雄宝殿前,月台宽敞,左右有钟鼓二楼,均为六角攒尖顶式的清代建筑。在月台中央,有铁铸八角焚帛炉一个,为明代万历年间的遗物。

大雄宝殿,创建于辽代清宁八年(公元1062年),辽保大二年(公元1122年)毁灭兵火。到金代天眷三年(公元1140年)又在旧址上重建。

大雄宝殿内,正面有主像五尊,中间三尊为木刻,两侧两尊为泥塑。五尊大佛为五方佛,意指东、西、南、北、中,他们各统治一方。五尊塑像为明代作品。据传,中间三尊木雕像,是了然禅师四方化缘,历时二年,雕造于北京,后又运回大同安置在大雄宝殿内的,后来,住持和尚资宝,又化缘补塑了另外两尊泥塑佛像。这五尊佛像,金身佛面,威严中含有慈祥。

在五方佛前左右两侧的砖台上,二十诸天肃立,身躯前倾,形态各异。有的武将身披甲胄,手持兵刃,杀气腾腾,露出交战时的表情。据传,二十诸天,有些是属于异教的首领,有的则是称霸一方的魔王,后来经过释迦牟尼的说教,悔过自新,皈依了佛门,成为佛教的护法神。二十诸天中,玉皇大帝位列最后,这里面有文章哩!

玉皇大帝在道教中地位最高、职权最大,全名昊天金阙至尊玉皇大帝,人称玉帝。相传,他总管三界(上、中、下)和十方 (四方、四维、上下)、四生(胎生、卵生、混化、化生)、六道 (天、人、魔、地狱、畜生、饿鬼)的一切祸福。因为他的权力极大,人称“老天爷”。连如来佛西天修建雷音寺,也是玉皇大帝的地盘。但玉皇大帝十分惧怕如来的佛力,极力巴结。虽然道、佛不一,但自称学生,经常去雷音寺听如来讲经说法。如来因他是客人,又是房东只好让他坐了首位。

日月流逝,不觉过了500年,二人相处融洽,从无非议。谁知有一年,玉皇大帝忽然动凡心,看中了西天一个女神,两个人勾勾搭搭,最后干脆结婚,一连生下七个女儿。如来大怒,可玉皇大帝属天命,命与天日同长久,拿他无可奈何,只好假装不知。谁知玉皇的七个女儿屡犯天规,众神常在如来面前取笑。而玉皇这时也有悔改之意,愿意重新跪在如来面前听讲。如来知道了这个消息,就把讲经说法的时间提前了三个时辰。等玉帝赶至雷音寺,只剩下最后一个位置,如来一声不吭假装没看见,玉帝受此冷遇,本想退出,可又要表示诚意,只好屈居末位。从此,虽然玉帝权力超级,但只好位列末位。

大雄宝殿内,四周墙上绘满了壁画,色彩鲜艳,保存完好,画面高6.4米,面积887.25平方米。壁画内容,是宣传佛教的传说故事,包括佛讲经、佛传教故事,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童子拜观音,罗汉图和千手千眼观音,气魄很大。据壁上题记记载,这些壁画绘制于清代光绪年间,由大同市钟楼街董安等一批工匠所绘。

大雄宝殿内的天花板,也具有诱人的魅力,是难得的艺术珍品。这些天花板,绘满环形图案,又填以龙、风、花卉的图案,共有73块。 出殿门往北,殿墙上有碑碣四块,贴墙镶嵌,碑上石刻书法,为宋代著名理学家、文学家朱熹手书的《易经》。步下月台,南楼廊下的一块石碑上,刻有明代著名艺术家、文学家、诗人文征明的书法和诗作。

下华严寺,位于上寺东南侧,也分成前后两院。前院宽阔,后院紧凑,有厢房和廊庑,由前院登十五级台阶,穿过木牌坊,就是后院。在高台前,左右各有一只角鹿,两边各有厢房三间,现陈列着大同博物馆的文物,供游人观赏。厢房是典型的清代建筑。后院坐西面东,正中为大殿,即称薄伽教藏殿。殿端秀挺拔,匾额上刻有“薄伽教藏”四个颜体大字。“薄伽”是印度梵文的译音,是佛的意思,“薄伽”教便是佛教,“薄伽教藏”便是佛教的经藏,而薄伽教藏殿就是专门存放佛经的殿堂。

蒲伽教藏殿建于辽代重熙七年(公元1038年),殿身面宽5间,26.65米,进深4间,20.1米。屋顶为单檐九脊翼飞式,主次分明,殿观古朴,是我国传统的木骨结构与斗拱结构相结合的产物。

进入薄伽教藏殿,气势与上寺大雄宝殿大不相同。大雄宝殿色彩艳丽、明朗,金碧辉煌;此殿则古味浓郁、森严肃穆。在大殿中央,有佛坛铺垫。佛坛上方中央,三尊大佛端坐在莲花座上,神态自然,表情含蓄庄严。这三尊大佛称“三世佛”——过去佛、现在佛和未来佛。薄伽教藏殿内还完整地保存着31躯辽代塑像,技法娴熟,如出一手。这个场面是描绘佛祖在给弟子们讲经说法,弟子、供养童子、胁侍菩萨聚精会神,洗耳恭听,而佛祖的讲经,在弟子们虔诚的内心引起了反响,好似都在微闭双眸思索、领悟,有的尚未听懂,有的好像没有理解,还有的似乎已经明白了佛教的真谛。神态各异生动逼真。两侧,还有四大天王在护佛讲经。这些菩萨、佛像表情生动,姿态自然,造型优美,排列对称,堪称是我国古代泥塑中的珍品。其中有一尊胁侍菩萨,合掌露齿,刻画细腻人微。这尊菩萨像,上身微裸,头饰华丽,长辫垂肩,面如满月,体态优美、丰满,光脚立于莲台之上,在流畅自如的衣饰飘带陪衬下,显得十分出众动人。郭沫若同志曾称道这尊菩萨是国内所有露齿菩萨中的佼佼者。可见当年塑造者的技艺是何等高超。

关于这尊菩萨的来历还有一段动人的故事:这尊泥塑没有佛门森严的表情,没有宫廷妇女那样雍容、娇艳,而具有民间少女那种自然流畅的美。据传这确实是泥塑艺人根据一个少女为模特塑造的。当年,皇上为了修建下华严寺,下诏调集天下千名能工巧匠云集大同。其中有一个从凉州来的年轻泥塑匠,也应征千里迢迢来到云中。官府征集了当地百姓不少民房,让大批工匠分散在这些民房里居住。为了防止工匠逃跑,官府下了保甲令,凡工匠逃,房东全家受斩。工匠怕连累无辜,一般不愿逃跑。这个凉州来的青年工匠被分到一个只有父女二人的冷清院落里居住。这房东父女二人相依为命,父亲又体弱多病。青年工匠十分同情父女二人的困境,不但经常帮他们干活,而且把捏泥人手艺传给他们。因为泥人捏得像真的一样,大人小孩争相购买,父女二人日子很快富裕起来。为了报答青年工匠之恩,父女二人打算把青年工匠悄悄放跑,然后他们远走高飞。当把这个想法告诉青年工匠以后,青年工匠摇头谢绝,一怕父女二人受外逃奔波之苦,二怕逃回家乡被官府捉拿处以极刑,同时也因为他喜欢上房东的女儿,不愿意离开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一年过去了,又一年过去了,下华严寺大殿建成了,进入塑像阶段,青年工匠领了一道塑造一尊女胁侍菩萨的指令,这可愁坏了这个没有结过婚的年轻后生。因为按当时辽代建庙塑像的规矩,女胁侍菩萨上身赤裸只披几个飘带。在当时搞泥塑只凭想象,按真人做模特儿的只限男子。结了婚的工匠可照自己妻女的体型塑女像,可这个青年工匠无家无口,光凭想象捏出来的模型小人怎么也不像。一天天过去了,离官府限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青年工匠整天愁眉不展,不思茶饭。父女俩看出他的心思,就把他叫到跟前,一再追问。青年工匠被他们追问没了办法,只好把自己的难处一五一十告说了一番。听完以后,父亲把女儿叫到一边悄声耳语,只见女儿红云满面一溜烟跑了。老房东就向小工匠打开窗子说亮话,愿把女儿许他为妻,成全他的大事。青年工匠早有此意,赶紧下拜,口称岳父,当天就拜堂成亲了。小工匠就依照妻子的体形,捏了个小人,又照小人塑了个大人。

完工的日子到了,工匠们用黄袍包把自己塑好的泥像包得紧紧的,就等皇上圣目御览。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工匠们把黄袍解开,露出真容,让皇帝御览,等解到小工匠塑的这一尊时,主持修建庙宇的官员“唰”的一下脸色苍白,原来胁侍菩萨竟然露着牙齿,这是佛门禁令所不容的,他怕皇上怪罪,两腿直打哆嗦。谁知皇帝走到这尊菩萨面前,目不转睛,赞不绝口,忘记了是一尊泥塑,竟抬手让她下来叙话。那位吓白了脸的大官才慢慢地有了血色。因为皇帝没怪罪,这尊像才一辈传一辈直到今天。

薄伽教藏殿内的辽代塑像,原来都是精美彩绘,由于历代香火熏染,已经变得古色浓郁了。
在殿内四周,依壁有两层楼阁式藏经柜,共38间。在后窗处,有用拱桥连接的木制天宫楼阁五间。楼阁雕工极细,玲珑而富于变化,是国内现有惟一的辽代木构建筑模型,具有重要的科学研究价值,被已故的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称为“海内孤品”。

藏经阁内,共有明、清藏经1700余函,18000多册,其中有明代永乐和万历年间刻印的佛经1700多册,佛经皮函表用绫绵装裱,是佛经中的上品。此外,殿内还有一套清代完整的“龙藏”,也是不可多得的经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