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观光 >> 壶口瀑布

壶口瀑布


从吉县城西行45公里,来到了使人无限憧憬的壶口瀑布。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伟大诗人李白以他的万丈豪情为我们刻画了大河奔流的壮观景象,他的千古绝唱激起了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的美好遐想,谁会不愿来此亲眼目睹我们的母亲河,亲身感受我们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力量呢!

黄河从高山流向大海,从远古流到今天,是高高的巴颜喀拉山孕育了她。大河出昆仑,驱沙漠,过草原,穿峡谷,浩浩荡荡,一路奔腾,一路呼啸,七回八转,汇纳千溪百川,直泻千里,东人大海。这条万古奔流,绵亘千里的大河,在偏关老牛湾撞开了山西的大门,然后转而奔腾南流,似一把利剑把秦晋高原一劈两半,豁开一道深邃的峡谷。请看,黄河巨流在两岸雄伟挺拔的苍山列队围拢之中,势如蛟龙,一路咆哮奔泻,至此,250米宽的水面骤然束人仅30米宽的峡谷中,又陡然坠人落差30米的石壕中,霎时间,原本就汹涌澎湃的洪涛不甘俯首就擒的命运,只见急流喷壁,巨浪翻滚,直泻的飞流搏岸击石,形成一柱柱喷雪吐雾的瀑布,又激起一团团水雾烟云,在阳光的照射下,云烟雾霭,如七色彩虹,这就是壶口“水底冒烟”,“彩桥通天”的自然奇观。请听怒泻的湍流如惊雷滚动,回响方圆5公里之外,用“听之若雷霆之鸣,望之若虹霓之射”来形容壶口瀑布丝毫也不过分。

壶口瀑布因形而得名。滔滔河水从数百米河床排山倒海似地逼来,猛然收入30米宽的“龙槽”中,河水倾注如壶口,故名“壶口”。千百年来,诗人们用“收来一曲水,放出半天云。”“浪花喷五色,湍势吼千牛。”“万里洪流声怒号,天开一堑势雄豪。”“叶吞万壑—目川浩,出纳千流九曲雄,水底有龙掀巨浪,岸旁无雨挂长虹。”“石堑横吞薄烟雾,天瓢倒泻吼雷霆”等无数充满激情的诗句来赞美粗犷险峻,豪迈奔放,浑厚壮观而又绮丽多姿的壶口瀑布。

随着季节的变化,壶口瀑布展现给人们的姿态也各不相同。当万物复苏,春回大地的时候,黄河冰岸消融,水量适度平稳,主瀑、副瀑连成一片,看主瀑云雾迷潆,望副瀑万壑千流,观“龙槽”如巨龙掀浪。夏季,水量减少,“龙槽”水位下降,落差加大,瀑布大显神威,亲临其境,浊浪翻卷,万雷轰鸣,云烟扑面,雾露沾身,惊心动魄。秋天,雨季之后,山溪清泉源源汇聚,瀑面宽延,气势更加壮观。隆冬来临,壶口又形成了更加奇特的景观。每岁寒冬,流水结冰,上游大量冰凌汇集壶口,相互交架,一瞬间冰桥飞架,这道天然冰桥被称作“壶口叉桥”,两岸人马可自由往来,但必须遵照一定的路线行走,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传说很久以前,一个大雪天,黄河两岸一对相爱的青年男女隔河相望,无法相会。这时一位白发老人出现了,他在前边带路,小伙子跟在后边,从冰桥上走到了对岸,见到了相思的爱人。当小伙子回头拜谢老人时,却不见了人影,原来白发老人是常常出没于冰桥上的狐仙。从此,雪后的早晨,顺着狐狸的脚印过河,是绝对保险的。壶口冰桥不仅为当地的百姓提供了方便,历史上也为军事家创造过神速进军的机会。

壶口天险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清同治五年(公元1866年)清政府为阻止陕西捻军东进山西,在吉县、乡宁一带专门修筑了长城,但就在第二年11月22日,一支捻军由宜川进至壶口,正逢冰桥坚固,于是连夜潜渡冰桥击败官军,占领了吉州,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军平阳。由此可见,在这里的黄河大桥建造之前,这一大自然的杰作不仅仅是让人们来观赏而已!

东岸山西一侧的那座山峦,绵延起伏的山梁上至今可辨当时修筑的城墙和雉堞。这段清代长城的发现,把我国长城的修筑下限从明代延长到了清代,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抗战时期,阎锡山看中了壶口天险,把第二战区司令部设在了吉县南村坡,改名“克难坡”,至今仍留有残破的石头碉堡和石窑土洞。作为历史真迹,到壶口的游人常常前往游览。南村坡的残垣断壁和西南角望河亭上阎锡山手书的石刻对联“裘带偶登临,看黄流澎湃,直下龙门,走石扬波,淘不尽千古英雄人物”、“风云莽辽阔,正胡马纵横,欲窥壶口,抽刀断水,誓收复万里破碎山河”成了人们评说历史的话题。

“黄流滚滚人壶口,九折波澜此地雄。禹治功成留缺陷,往来舟楫一时穷。”古往今来所有船只到此,由于无法船行,只得用人力或机械拉纤拖出水面,沿山西一侧拉过龙槽,再进入河中继续航行。此情此景被叫做“旱地行船”。千余年来,船在陆上走留下的痕迹仍然清晰完整。

在“龙槽”两侧的石岸上,有各种树叶、鸟虫的图案,它们都是古代化石。另外石坂上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圆形石窝,浅的1尺,深的数米,小的碗口大,大的如瓮口。这些石窝中,红沙土沉底,清水浮面,伸头观望,观者的相貌清晰可见,因而这里的人们把它们称作“石窝宝镜”。“石窝宝镜”的形成,历经了漫长的岁月,它是黄河急流不停地冲击石块盘旋磨蚀而成的,因此每个石窝中都有——个圆形石头。每个对“镜”照面的游人无不为人自然的神奇和力量而浮想联翩。一方是山石,一方是水流,从荒占以降,彼此之间在这里不间断地较量着,水流撞击山石,山行阻挡水流,这种猛烈的撞击,造就了我们眼前这深切的“龙槽”门据唐代《元和郡县志》中的记载,壶口距其南西的孟门 1000步,约合重600米,今天的壶口已距孟门约3000米,并且仍以每年3—4厘米的速度向北移动。这是多么巨大的自然力量,它无坚不摧,无往不胜,无穷无尽,无止无休,这正是我们华夏民族永不低头、顽强不屈性格的写照。

吉县的人祖山因伏羲而命名,山上建有伏羲庙,滚磨沟的来历更为奇特。传说远古时,人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劫难,洪水到处泛滥,吞噬了大地上的一切,人类只有伏羲和庖羲兄妹因为逃到了两个露出水面的山顶上幸存下来。为了不使人类灭绝而继续繁衍—厂去,兄妹俩各自拿一块磨石,从相对的两个山头上同时把磨石抛下来,如果磨石合在一起,就表示上天示意兄妹两人可以结为夫妇,生儿育女,繁衍后代。这两块被抛下的磨石,果然滚合在一起,因而我们中华民族得以生生不息。在华夏民族诸多的神话传说中有着这样一个动人的故事,应该说正是壶口瀑布这种坚韧刚强,永远进取的品格,赋予了华夏民族崛起与发展的无穷动力。

是黄河哺育了中华民族的成长。壶口瀑布又感动了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激励了多少仁人志士的斗志!抗战初期,诗人光未然带着抗敌话剧队来到壶口,如海啸、似雷鸣的黄河水激荡着诗人的心弦,母亲河这种奔腾汹涌、咆哮怒吼的伟大力量,正是激励中华儿女奋起抗敌,保卫祖国的精神力量,于是,“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的《黄河大合唱》诞生了。光未然的诗让作曲家冼星海激动不已,他把对敌人的恨和对民族的爱变成了激昂的旋律,唤起了所有中国人万众一心,保卫全中国的战斗热情。

无数优秀的中华儿女唱着这首诞生于波涛之巅的歌曲义无反顾地奔赴前线,挽民族于危亡。今天众多的中华儿女仍在这首旋律的激励下为中华民族的再次崛起而奋斗。仅仅在这里,面对着壶口瀑布,就发生了一幕幕令人激动不已的传奇壮举:

华夏第一走——杨云横跨壶口走钢丝;九州第一漂——张志强乘密封舱漂壶口;中华第一跳——张志强悬索跳黄河大桥;亚州第—跃——飞人柯受良驾车飞跃壶口瀑布;壶口浪柱搭天桥,英雄横越有后人,6月20日上午,在举世瞩目的黄河大飞越活动中,吉县青年农民朱朝辉一举飞越成功,飞越长度达43米,从而成为驾驶摩托车飞越黄河的第一人。每年举办一次的壶口瀑布漂流月更吸引了众多的无畏勇士,他们在被自然的力量激励的同时,又在征服着自然,这正是我们中华民族精神的最好体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