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方民俗 >> 信仰禁忌
 

神 灵 信 仰


 民俗信仰主要是神鬼,这种信仰源始于远古。山西人在一块山河阻隔的天地里,一方面塑造了自己的神,同时也不断被输入外来神。

    天地信仰是最古老、最根本的信仰。它实际上是一些自然神的综合,包括日月星辰、山川湖海、风雨雷电,这都是人类最初的神。不过民间确实供奉着一位天地爷,但它没有专门的庙祠,只在过年时,从市面上买一张木板天地神画,上有天公地母和一班人马,中间有一个牌位,写着“天地三界十方万灵真宰”。人们把它贴在屋檐下,有时只有黄表纸写一个天地神们,以示尽心。再在两边贴上对联:“天高悬日月,地厚载山河”,横批是天地神位。下边置供桌、放香斗、摆供品,焚香点烛而祀。在男女婚礼时,新郎新娘要大礼祭拜,俗称拜天地。

    民间还有一系列俗神为人们所信仰,如福禄寿三星、喜神、财神、门神、龙、送子娘娘神、谷神等。灶君俗称为灶王爷,在山西民间最普通,是最深入群众的神,它至少具有这样三种职能:一、民以食为天,灶王爷掌管饮食;二、司职命运;三、监察善恶。因而民间对灶王爷都是笃信虔诚的,将它供在家中灶头,腊月二十三上天时,香火糖锡为之送行,大年初一再把它接回来。泰山石敢当是农村最常见的镇宅避邪碣石,它通常嵌在街头的墙壁上。一块尺寸大小不拘的条石,刻上泰山石敢当便可逐邪驱恶、大吉大利。它是远古崇拜山石与道教东岳信仰的混合遗风。

    生前有功于人,死后为神,这是中国造神的准则。在人神信仰中,关羽为人造神之佼佼者,关公崇拜的普及,全国从北到南,远及海外。由于乡音土情,山西对关公更加厚爱,对关公的信仰祭祀,达到了人神崇拜的顶点。其它二郎神、东岳大帝、孔圣人、姜太公,这都是中国普遍崇拜的人神。在民间巫觋的神龛里,魏征、唐僧、孙悟空、薛仁贵、樊梨花、赵匡胤、杨宗保、穆桂英、包拯、济公等,也都是座上神灵,充分表现着中国造神的随意性。社会上百工技艺都有自己的祖师爷,是行业神。行行有神。既有一行多神,也有多行一神。行业神是社会分工在神祀上的反映。所供神灵,大部分是历史人物或传说中人物。

    山西供祀的社会人神,还有一些恐怕是山西特有的。临汾市有规制宏大的尧庙,奉唐尧。运城舜帝庙村,曾建有舜帝庙,祭扫虞舜。河津县禹门口,芮城大禹渡建有禹王庙,祭礼夏禹。万荣县稷王庙祭祀禹的大臣后稷;新绛县稷益庙还祭祀禹的另一位大臣伯益。浮山县南王村有禹汤庙,祀夏禹,成汤,并有伯益、伊尹配享。沁水县端氏村建有规模宏敞的汤王庙,主殿九间为宋代遗物。浮山县城亦有汤王庙,每岁六月十五祭礼。晋祠为纪念周成王胞弟唐叔虞而建,其内主祠圣母殿为叔虞母后姜邑,千余年来香火不断,成为山西最著名的神祀。介休县绵山有介子祠,祭祖晋文公忠士介子推,太原市上兰村有窦大夫祠,祭祀开渠济民的晋国窦大夫。清徐县马峪村有狐突庙(又称糊涂庙),祭祀晋献文公大夫狐突。盂县藏山为赵氏孤儿藏匿地,建殿宇多处,奉祀赵武、程婴、韩厥、公孙杵臼。忻州市逯家庄亦有公孙杵臼祠。代县北山建赵杲观,祭祀代王丞相赵杲。定襄县七岩山祭祀赵襄子的姐姐,代王妻磨笄夫人,宋封惠应圣母俗呼七岩娘娘。定襄县李庄北山称漆郎山,建祠祭祀晋国义士豫让,唐宋以来,太原市南郊有祭祀后汉开国皇帝的刘智远祠。浮山县建有唐太宗庙、李清庙。朔州市有尉迟公庙。介休有武则天庙。太原市狄村有狄仁杰祠。代县鹿蹄洞有杨家祠堂,供杨业、余太君和他们的八个儿子及杨宗保、穆桂英等塑像。忻州市韩岩村有为元好问修的元遗山祠。宁武县有周遇吉祠,祭祀明末在此抗击李自成起义军被杀的山西总兵周遇吉。清代名人傅山亦有傅公祠,祠庙虽小,影响却很大。

    中国自古流传,认为阴间是鬼的居所,并构筑了一套相当完整的管理机构——地藏、城隍、阎王、判官、牛头、马面、无常、小鬼、孟婆等,实际是人间政权机构的摹仿。民间常用阎王、地狱来教育人,劝人为善,宣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六道轮回。在民间,鬼魂信仰比神灵信仰,影响更深更广。

                                    摘自:《山西民俗》
山西人民出版社,199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闭窗口